“明星”校长获刑12年,高校腐败如何防控?

发布时间: 2016-12-27

1221日上午,明星校长周文斌案二审落槌改判。这名南昌大学原校长被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犯受贿罪、获刑12年,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对其受贿犯罪所得依法予以追缴。此前,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其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其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江西省高院判决显示,一审认定并单独判处12年有期徒刑的挪用公款5875万元,定性不当,改判无罪;一审认定的受贿罪部分,有两笔合计160万的事实证据不足,三笔合计13万元的事实定性不当,其余受贿人民币1938.8万元等事实予以认定。

于周文斌二审期间认罪态度好,真诚悔罪,并对一审过程中的翻供和一些不当言行,及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真诚认错,向有关单位和工作人员表示了道歉;且大部分赃款已被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遂依法作出前述判决。

周文斌案庭审“过山车”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曾于201511月披露报道该案。彼时,周文斌否认挪用公款罪、受贿罪的绝大部分指控,并称少数款项系学校福利,可能存在违纪,但不应认定为犯罪。他同时声称在办案单位遭到刑讯逼供,要求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检方则表示,周所称的刑讯逼供是纪检部门调查期间遭遇,而非检察机关造成,不符合非法证据排除的启动要求。

一审判决后,周文斌的家属不服一审判决,随后上诉至江西省高院。

招商引资陷入争议

周文斌是2002年年底以改革者的姿态入主南昌大学的。

南昌大学教师赵强(化名)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2003年秋,刚开工9个月的前湖校区就迎来了首批新生。他当年任辅导员,有6个学生刚报到,“一拍屁股就回去了”,“当时就是荒郊野外,要校门没校门,很多地方都是泥巴地”。

新校区建设的启动者是刚刚上任的校长周文斌。2003年年初,周文斌履新刚1个月,就开始引入社会资本:江西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办公室向南昌大学介绍了一家港资企业。20069月,耗时4年、总投资30亿元、面积3600亩的前湖校区建成并全面投入使用。

2015119日,公诉人当庭提出,南昌大学、东华理工学院的部分项目没有招标。

团购房资金被指挪用公款

前湖校区同样迈入建设的快车道。这个远离市区的新校区并没有配套教师住房用地,周文斌想了个办法。“南昌大学决定自己走一条路,通过和开发商合作,用团购房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周文斌把目光投向社会。

这让周文斌受到挪用公款5875万元的指控。

20048月左右,团购房分配协议确定。教师交钱之后,截至2006年,3675万元预付款分多次回到了南昌大学账上。

公诉人指控,所谓预付款,实为用公款变相替某地产公司支付了本应由其承担的项目承包费及启动资金,且周文斌从中获得了100万元感谢费。对此,某地产公司沈姓商人在供词中予以承认。

原上海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校长巫向前一审获刑12

无独有偶,1221日下午200,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原上海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校长巫向前等贪污、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被告人巫向前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五十万元,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以贪污罪判处被告人王昕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

上海一中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3年间,巫向前利用其担任上海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校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卫生学校校长、上海市嘉定区真新新村街道养老院管理委员会主任、上海新华进修学院院长的职务便利,分别伙同原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卫生学校国际教育部主任、上海医药高等专科学校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负责人王昕及陈林海和徐增增(陈、徐二人均已另案判决)等人,采用虚增外籍教师工资、违规发放奖励、虚开发票等方式,侵吞公款共计904万余元。

“高校已成为腐败犯罪新的高发区。”

早在2010年,中国社科院在《中国教育蓝皮书》就提出,“高校已成为腐败犯罪新的高发区。”

近年,高校领导落马的非以上二人。此前,武汉大学常务副校长陈昭方、党委常务副书记龙小乐,因涉嫌在基建工程中巨额受贿被捕;云南民族大学原党委书记甄朝党涉嫌招生腐败、插手工程招标、收受他人财物并为行贿人谋取利益……

如何预防高校校长腐败问题?

在我国现行的体制中,由于高校自主管理的特殊性,加上经费自筹成为办学的主要资金来源,使得大量高校科研、基建项目难以纳入政府投资项目的管理渠道,其财务制度仍然沿袭着各使用单位分散自管的传统模式,专业化能力难以发展,强化腐败预防和监督相关制度建设也得不到足够的重视,由此造成了高校腐败问题日益突出,而高校校长作为一把手,有着腐败的便利性,如果党性不强,拒腐防变能力差就容易滋生腐败。

要消除高校领导腐败隐患,需要发扬民主,建立大学理事会,成员应由政府官员、人大代表、学校领导、师生代表共同组成,负责讨论、审议学校的办学预算和重大发展战略。

针对高校基建过程中存在的腐败问题,首先,要强化对权力的内部监督制约,积极推进校务政务公开。对重大事项、重大额度资金使用、重点工程建设等各个环节,要严格按法律程序办,充分发挥纪检监察的监督作用,确保各项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其次,加强外部监督力度,畅通举报机制,鼓励全社会参与到监督之列,全面的形成监管合力,只有这样白色象牙塔才能够更加纯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友情链接